Annoymous

私人领地。ooc。

181.那个晚上什么也没发生

-燭へし

本丸里,有另外的一把长谷部。他们都知道。
主人格外看重自己,然而在哀求的眼神下,她忍住什么都不允诺。这反而是最明显的证明。
证明除了我,还有别的'我'存在。

他也许是被囚禁了。刀位始终缺少那么一个。刀匠小心翼翼地观察的样子太过拙劣。我数过怀里的刀,有一把被立刻刀解了。
有点开心。

阴沉的夜,肉体暖烘烘地颓缩着。刀竟也能沉眠,但意识即是真实。伸开五指,黑暗中心跳似乎有共鸣声。在呼唤吗?还是只是回响?

“长谷部唷,虽然告诉你也没问题,可是我不太喜欢,你的方式。”
这个眼罩男是主上的近侍。笑眯眯的脸上找不到什么刺。啧…
“抱歉。以后会在手合场上,正式对阁下挑战。”
“嗯哼,没关系唷。我理解长谷部君的心情呐。毕竟,之前的你,可是完/完/全/全/被腐蚀掉了。”

主上要远征一段时间…烛台切应该不会说什么。
剩下的,只有天守阁里,处理废弃刀片的'墓室'了。

他发放的御守上,依附了主上的言令…这个家伙。

“啊。'我'吗?”
黑色的人影,已经融化在密封的房间内。有生命的暗,环绕在他的周围。跳动着闪灼的红。

暗堕吗?

但他的身形,完好无损。

一刀挥去,灵力荡涤。

燭台切。


(结局不想写了,反正就是一个寄生的事儿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