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oymous

私人领地。ooc。

雨。回南天的潮闷。荧白的电灯胆洒下一片光霭。

丑岛坐在转椅上,微微弓起的背脊与偶尔敲落的指骨仿佛在显示着他此时的无所事事。然而,下一刻砰然响起的撞击声让他缓慢地抬起了头,柄崎按着欠债者的头颅怒吼,直到鼻涕和眼泪蜿蜒成一团。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人声调像双腿一样虚软,目光涣散,整个身体抽搐着,嘴唇不断地吐出请求饶恕的泡沫。

“求求你,饶过我吧!”

时光不灭,唯有意识永存

有意义吗,无论什么。
在这种时候,谈论着什么,梦见着什么,想要着什么,感慨着什么。
风铃吹动了,于是鸟儿开始歌唱。
窜落的光,名为丁达尔的魔术,无垠的粘稠,梦见。

现在的他,是幸福的吧。
脱离了他的我,触及到那游戏界面的时候,意识渐渐被拽离的感觉。
感受不到那种存在了。
但是,明明生活得很好。
所以,果然不是存在于真实的啊。
那种笑颜,还想再看一次呢。

“战争结束了。”鹤丸国永嘿嘿笑道。
“这样当然很好啦。”烛台切光忠也笑着,“……以后也要帅气下去呢。”
“啊。一个人就好。”大倶利伽罗仍是冷淡的语调,也笑了笑。
“是呢。长谷部君。下次大概就有话题聊了吧。”
“还有比老爷爷面具更有趣的惊吓啊……”
“没什么好说的,压切长谷部。”

乌云。
潮闷的气味几天没散去过。压切长谷部坐在走廊上,盘子里有两串三色团子。“歌仙拿来的。”小夜左文字说。
“豆沙馅的。”
“嗯。尝到了。复仇的滋味。”
“……咕咚。……真叫风雅之极致。”
“或许吧。他更喜欢你消散呢。”
“怎么可能。毛笔都分叉了。”
“也许枫树会更加风雅吧?”

远远看见明石国行站在马棚旁。
放下锄头,压切长谷部走过去。
“是你啊。”
“你觉得还会有谁呢?”

“啊。不小心活跃了。真抱歉啊。不过也不能说没干劲了。”
“……哦。”
“真是可怕啊,明明有大暴雨的。对了,我出门去了。”


第七十二次的约定

审神者找不到本丸了。

登录界面闪烁着,无数数据化为丝线流淌在球体中。然而,“72%”,青色的图标勾勒了机械过滤的阳光,无言地伴随心脏跳动。

这是什么呢?

审神者发怔,对着流出无数面条一般的界面。忽的,晃荡着虹彩的泡沫一般,球体炸开了,能在脑海里回荡起玻璃杯的余音。

视网膜上泛起黑色颗粒,镜片摄入的光辉照亮尘埃。审神者轻轻触碰镜面,“刀剑乱舞”,她吐出一口气。


被杀死的是谁?

那是水、海洋、火焰、燃烧、炭木、钢材、腥臭、狂妄、安宁、高温、蒸汽、锤打,风雨雪晴。

金发黑眸,吃光的人,与金属是好朋友。

086.为你,千千万万遍

十句一结

“哈?近侍吗?长……谷部吧。你说我现在等级多少……反正不比你高啦。喂,你这语气真是有点欠扁啊。什么,要和我比试吗?放马过来啊你!切,你有什么会仗势欺人的啊。”

“投石以及投石,砸不死也可以砍死吧。”

“所以呢,只要斩尽主的仇敌?不是?药研君,请务必告知对方。让他们告诉我也可以。”

“主君,长谷部殿已经在手入房了……”

“是远征。哈……请交给我,定将最好的结果,呈现给主。”

“应该不是在郊游吧,光忠君。我也很累了呢,果然还是讨厌时不时便凑上来的生物。”

“说起主的话,请告诉它,一切安好。再会。”

“厌恶吗?不会的,烛台切光忠。一切都好。”

“安慰。是想要安慰我?这不是一个好消息吗?主力酱?”

“压切君,那个,是溯行军啊啊啊!!!”

“再见。嗯嗯,现在,又再会啦。”

觉得什么不对的时候,还是冷静下头脑吧,特别是上半夜。